伪科学

From Rational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This is a Chinese translation of Pseudoscience.
Style over substance
Pseudoscience
Icon pseudoscience.svg
Popular pseudosciences
Random examples
如果你真的是持有这个科学界中革命性的秘密,为什么不正经地证明它,成为新的牛顿?
当然,我们知道答案。你做不了;你是假的。
里查德·道金斯, 《解析彩虹》[1]

伪科学 (英语:pseudoscience)指任何试图通过披上科学的大衣来取得权威,但并不服从真正科学的严谨的科学方法以及证据标准的信仰系统或方法论。

伪科学家经常利用科学词汇,把他们的妄想说成是假设科学理论、或者定律;他们提供“证据”“专家”,甚至会为他们的一套理论提供似乎严谨的数学模型。但是,在伪科学这一行业中,没有真正遵守科学方法、提供具有可证伪性的预测、或者进行双盲实验的企图.

虽然伪科学看上去科学,但它其实没有任何真正具有科学性质的内容。


历史[edit]

快乐的里查德·道金斯
吉姆斯·兰迪

随着启蒙时代的开始以及自然科学在理解自然世界中的成就,西方越来越崇尚科学。 因此,各类庸医试图利用这股“科学潮”,推销各种”被科学证明“的”神药“以及治疗方案。”伪科学“这一词汇就是为了回应这些骗子而产生的。第一个“伪科学”这一个词被运用的案例是在1844年《北方医药学杂志》的第387卷第1期中:

...那相反的一种进步将一个已经被认定为科学的一个分支的事定为伪科学,一种只含有所谓的事实,被各种饰为理论的误解组成的假科学。

到了二十世纪初,科学已经极度扩展了人类认知的边缘。随着量子力学以及相对论的发展,科学越来越多地将现实世界展现为一个奇怪的地方,挑战了人们了解构成世界的各种粒子与能量的能力。这些新兴概念被存留,是因为他们的预测结果可以用科学核实。在这背景下,现代科学之父之一卡尔·波普尔试图找到一个凭直觉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等人的真科学与精神分析等伪科学分割的方法。波普尔总结的是,关键点是可证伪性。真正的科学做出了“精确的,可以被推翻的预测”;如果经验推翻了一个科学理论,真正地科学会以谦虚的态度更改自己。伪科学或者压根不做出预测,或做出不可证伪的预测。

波普尔之后,哲学界进入了一个崇尚社会建构主义的阶段;(愚昧的)哲学家们称,科学就是一个幻觉。有些人,比如保罗·费耶阿本德,认为科学与伪科学是不可分辨的;即使可能分辨,也是没价值的。

伪科学的实际存在以及实际的危害是怀疑论背后的重要基础,以及科学家做反对伪科学工作的动机。 随着新无神论的发展以及其对批判性思维的强调,一个反对古代以及现代伪科学的运动已诞生。这个揭露伪科学之潮有可能源于哈利·胡迪尼;他把他一辈子的最后几年花在揭露“半仙”上。在二十世纪下半部分,诸位怀疑论者,包括吉姆斯·兰迪,、卡尔·萨根、以及理查德·道金斯都发表了在伪科学这个题目上的书籍以及电视评论。各类网上群体和小作者也讨论了这个题目。现在,各个组织与个人都在公开与假医学,阴谋论,神创论等伪科学抗衡。

伪科学为什么存在[edit]

许多人似乎认为他们了解科学,或者他们有“科学的思维方式”,或者他们至少认为自己是理智的。为了证明此事,他们大胆地加入为自称不仅热爱科学,而且草泥马地热爱科学的人而创办的脸书团。但是,自称爱科学但没有真正地理解科学就像一个文盲自称热爱写作。而令人不安的是,许许多多的人相信各种胡说八道的事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科学性的理解。
—马多克丝, 怎样知道你信的是否是胡说八道[2]

如果伪科学本质上这么笨,那为什么人还信它?以下是几个解释。

  • “科学盲”:因为人们对科学工作的方法了解不透,也不知道科学与非科学的分界线,“科学盲”容易被伪科学家忽悠。[3][4][5]
  • 我方偏见人们想要相信的是,他们现有的信仰就是事实。[6] 人们也想要相信符合 "常理"的事,[7][8]让他们感觉舒服的事,[7][8] 以及与个人经历符合的事。[7][8][3][4] 这种现象使得他们走向他们喜欢的理论,而不是受客观证据支持的理论。令这个偏见雪上加霜的是,人脑很容易找出别人的偏见,却很难客观地找出自己的偏见。[9]
  • 流行的误解:流行的错误想法能够因为被重复许多遍在众人的脑海中变成“事实”。[3][4]有时,这些误解是因为科幻故事扭曲了现代科学或者因为它们把老旧的概念作为基础。
  • 激动:许多伪科学的结论是令人激动的。幽浮是一个典型案例—“我们被外星人访问,而且你自己就能看到他们”,这是一个会令很多人激动的想法。而真正的科学往往是复杂的,枯燥的。
  • 一厢情愿有些伪科学概念,假定是真的话,就对人类来说是天大的喜事。冷核聚变是一个明显的案例,因为,假定他是真的话,它就能够解决人类的任何能力短缺。

影响[edit]

请见在这个话题上的主文章: Impact of science

科学是好事。伪科学科学家的浪费时间和精力,并且误导群众。这个对真正科学的阻拦在医药界等重要领域中造成了成百上千人的死亡。

伪科学的特征[edit]

请见在这个话题上的主文章: Demarcation problem

辨别一个东西是否是科学的问题叫划界问题(英语:demarcation problem)。它为什么是问题?

当然,没人会把他们自己的信仰叫为伪科学,因为“伪科学”的含义就是“不符合事实”;如果你知道一个信仰不符合事实,那它就不是你的信仰。所以,个人的认定不可靠。

再者,许多原始科学在变成现代科学之前存在着许多伪科学的特征。比如说,古代的传统医学的概念经常是错误的或者没有被临床实验证实的。但是,它构成了现代医学的基础。问题是:传统医学变成现代医学的过程中,是什么时候才真正成为了科学? 分界线在哪里?

许多尝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已经被提出;不同哲学家提出的科学的分界线包括自然唯物主义逻辑实证主义、或完全的经验主义。而且,许多包括可证伪性 等特征是科学必备的。

简短解释[edit]

伪科学的主张[edit]

不清以及夸大的主张[edit]

"买阳台家具的好日子。"[10]
假定某人说,行星围绕太阳公转是因为所有行星的物质都具有一个内在的移动趋势,我们叫它“oomph”,这个理论可以解释很多现象。

这种理论很好,对不对?不对。它远没有行星受由离太阳中心按平方反比收到万有引力这个解释好。

第二个理论更好,因为它更具体;它不会是偶然发生的。它的明确使得任何错差都能证明它是不正确的;但是按照第一个理论,即使行星到处乱蹦,你也可以说“它就是‘oomph’的奇怪动作的结果。”
—理查德·费曼[11]

最简单避免被揭露为伪科学的方法就是,什么预测都不做。科学理论的预测是具体的、精准的。变量的定义是清楚、透明的。计量的对象、方法、以及决定某个结果是否是重要的方法,都是公开的。而伪科学的主张没有可证伪性,不具体,不容易被实验证明或推翻。伪科学经常利用模糊的语言,做各种夸大的主张。

占星术就是这种伪科学的典型案例之一,因为它的预测模糊不清,很容易猜对;即使没猜对,因为它不具体,所以也不丢脸。比如说,如果你问一个占星术“半仙”给你计算你的人格的话,他可能会回答说“你一般是无私的人,但你有时候也做自私的事。“这种说法适合大部分人,所以可见,“半仙大师”是用不具体的预测来达到他的效果。

假医学界中,“神医大师“有可能会说,他的治疗方案能够”去除“你身体里的”毒素“,却从不说明什么毒素,具体怎么被清除,或者怎么知道已经成功清除毒素。他们会说,这些毒素是你病的罪魁祸首,但不会讲明他们怎么造成病。在极少数情况下,伪科学家会做出具体的主张,但是他们的说法不被实验结果支持。比如说,吉诺基足垫的厂商称,该足垫能够去除身体里的苯与汞,但是实验没在使用过的足垫里找到苯和汞。

在科学的其他领域,经常有人声称,自己发现了一个通过迷迷糊糊的“力量”、“能量”等解释所有物理定律的“万有理论”。也有大忽悠经常称,自己发明了违反物理定律的“永动机”。

不可证伪的说法[edit]

请见在这个话题上的主文章: Falsifiability

就像波普尔在七十年前说的一样,真正科学与伪科学的重要分界线之一就是,伪科学依靠于不可伪证的说法。不可伪证的理论保护伪科学不受批评,因为这种理论既没有真正地被证据证实,也没有证据推翻它。

最容易的将伪科学方法与科学方法分割的方法,就是看该理论是否有可以验证的预测,并且看在这个理论上的实验的目的是客观调查还是一心地证明这个理论。这个理论是否可以把实验的负面结果一挥手打发走?理论是否模糊得让负面结果能够扭曲成“证明我理论的证据”? 一个好的研究案例是朗·萨茨的“万有理论”:他老会说他自己的理论解释了一个数据,但那数据出疑问时,他还会说新的数据还是证明他的理论的。

不可伪证这个特征可以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最基本的形式,就是一个“连错都不是”的理论:一个永远都不能被验证的理论。比如说,有些年轻地球神创论者称,当上帝创造世界时,祂使其看上去老。因为一个看上去老的世界与一个真正老的世界没有任何可测的区别,该假设不能用科学的方式验证。

有时,一个伪科学理论中的某些概念或主张是可以被证伪的,例如非主流医药的功效。当这发生时,伪科学家经常会用一个叫“挪动球门”的技巧:他们将证伪的标准改变。 比如说,智能设计的支持者经常重复改变能够推翻进化论的标准。比如说,一个所谓具有不可化约的复杂性的生物特征被证名为进化的结果后,他们永远可以提出另一个特征,说它是不可化约地复杂的,知道它也被证明是进化产生的。因为我们永远不能证伪这个“假设”,他是在科学领域之外的。

挪动球门也在更自由派的神学论中存在。这些理论把神定性地越来越模糊,所有科学不能解释的,就是神。而当科学找到了解释时,他们就会把神挪到还没被科学解释的地方。这种缝隙之神理论是不可伪证的,因为科学知识永远会有缝隙。

概念的停滞[edit]

在科学界,科学家经常说,“那个理由挺好的,我承认我的观点错了,“然后他们会真正改变他们的观点,不再提倡原有的观点。他们真地是那样做。这种状况没有理想上的多,因为科学家也是人,改变有时候会比较痛苦。但是它每天在发生。我不记得上一次那样的事在政治或宗教中发生。
卡尔·萨根[12]

伪科学被其提倡者以接近宗教的热情信奉。因为他们认为这个理论不可能错,所以他们觉得没什么东西需要改变。 这个在从古代传下来的伪科学里,比如说顺势医疗论以及针灸里,最可见。

这是与真正科学截然不同的。真正科学中,理论几十年甚至几年中维持不变是罕见的事。艾萨克·牛顿的物理与今天的物理差别是很大的。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论,随着基因等领域的发展,也本身进化了。

科学的进展是艰难的,但是伪科学的进展往往是不存在的。伪科学家想要维持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们会抗拒对他们的理论的批评与改善。

所谓的”证据“[edit]

在科学中,用严谨、客观的方式采集的证据是宝贵的;其中最典型的方法就是双盲实验。虽然自然观察也是受应用的,但是他不足够证明一个理论。而且,当他受应用时,很多的信息会被采集。统计学的应用和对显著性差异的强调也是好科学的特征。

而伪科学几乎颠倒了证据的重要性。伪科学家不理严谨的,受合理控制的实验;他们反而注重个人故事经历。他们也会诉诸权威,注重专家或者自称专家的看法,而不是客观的证据。

诉诸权威的一个案例就是神创论者采集的“反对进化论”的科学家的列表。这个被斯蒂夫计划很好地反驳。常常,伪科学引用的“专家观点”是断章取义捏造出来的。或者,被引用的人的确是专家,但他们的研究范围不包括他们作评论的话题。

最终的问题是,伪科学家只想要听到证实他们观点的证据,无视了相反的证据。

缺少同行评审;持有针对科学界主流权威系统的阴谋论[edit]

光照派到处都是!

真正科学的最重要特征之一是可重复性以及重复验证,特别是通过客观第三方进行的实验的验证。这是同行评审的核心:新的想法在同行面前被摊开,让他们知道怎么重复以及延伸该领域里的研究。虽然同行评审并非完美,它仍然是促进提升人类知识的最好方法。所以,邻人豪不惊讶的是,推行提倡伪科学的人士会像避开瘟疫一样逃避同行审查。

如果一个想法没有在任何一个受同行评审的科学刊物中被发表,可以安全地预测,至少在它现在的状况下,它不会通过同行评审。大部分稍微对科学有兴趣的人都会至少有对同行评审的基本了解,所以伪科学的提倡者会需要挥挥手把有关缺少同行评审的疑问打发走,提供各种矫揉造作的解释。 在替代医学中,常常有人怪大医药公司,谴责他们试图隐藏某某神药的证据。在生物学中,神创论者经常谴责说,进化论是被一个庞大的无神论以及唯物论阴谋所支持的。这种“大阴谋”是伪科学家最常见的技巧之一。

当支持伪科学的研究报告被出版时,他们经常出版在“伪科学期刊“里。这种刊物假装使用”同行评审“,但是没有真正地严谨性。这种刊物有时是伪科学家为了提倡自己的理论肚子创办的;其中所谓的”同行评审“就是被别的,持有相同观点的伪科学家”评审“。

采用老旧、被驳斥的参考文献[edit]

有时,伪科学家会引用真正的参考文献来“证明”他们的理论,但是这些参考文献其实是被后来的研究否认的。

比如说,

K. Linde, N. Clausius, G. Ramirez, et al., "Ar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Homoeopathy Placebo Effects? A Meta-analysis of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Lancet, September 20, 1997, 350:834-843

似乎支持顺势疗法,但是这个调查是被之后的调查否决的:

"The end of homoeopathy" The Lancet, Vol. 366 No. 9487 p 690. The Vol. 366 No. 9503 issue (Dec 27, 2005) ' 以及2003到2007年中发表的14片调查。[13]

这个是更危险的一种伪科学,因为它提供了假的权威性。

没有对重复实验和第三方验证的兴趣[edit]

此问题与拒绝接受同行评审息息相关。真正科学永远都是一个逐步向前的过程:全球众科学家重复实验,交换数据,探讨细节,继续做假设,而伪科学则被展示为一个完整的、不可更改的理论。伪科学的理论自称统一了物理,治疗了病人,已经将数学的整体浓缩为一个单独的代数证明,并且让人产生无限量的能量。它们称,不需要更深地探讨,只需要接受其概念,进入乌巴托。相反,真正科学家喜欢他人拿起他们的工作成就,作为以后研究的基础。

经常,伪科学的提倡者会利用模糊的语言防止任何独立的第三方核实。或者,他们只把“秘密”提供给愿交巨款的人。如果某人仍然做实验核实他们的主张,然后发现该主张是不可靠的,他们就被叫成“大阴谋家的拖儿”。

”我的理论就是对的,不需要核实“这种观念也是我们下一个伪科学特征的来源。

换汤不换药[edit]

与前面提到的相反,有时伪科学会过度积极地更新它的主张与想法。为了保护自己主要的主张,伪科学家有时会更改周围所有的假设与体制,但总要维持自己想要让别人相信的核心思想。比如说,1960年代的超人类主义与今天的超人类主义截然不同,但是其基本主张保持一样。

拒绝使用科学方法或宣称它不能被使用[edit]

伪科学的提倡者在提倡他们的谬论时很少谈实验上的结果。但是,在辩论中,“你为什么不跟随科学的基本原则,做些严谨的实验”这个问题是必定要出现的。这个在医学界常见:双盲的实验会击败很多医学上的伪科学。许多伪科学家会拒绝做实验研究,并且会宣称他们的想法是由于某种原因不可用常规方法验证的。

特别在医药测试中,必须用有控制的、严谨的、双盲的实验来避免混淆变量,从而证明观测结果是与受测试的药剂或手法相关联的。伪科学方法积极地避免这个,或者称必须为伪科学理论开辟一个“例外”。

这种片面辩护经常隐藏成一个“好事”。比如说,“替代医药”的提倡者经常说“全方面“的医药要求医生与患者之间完全透明,并且称自己的”神药“因为”因人而异“而不可以被科学核实。另外,他们可以声称任何试图核实他们的理论都会扰乱它,比如说声称任何试图对“超自然现象”做测试就会“扰乱超自然波“等等。

依赖负面证明[edit]

在科学中,一个理论不可能被完全证明。然而,伪科学的提倡者非常喜欢负面证明。他们称,一个事或真或假,所以如果不能证明他们的主张是假的,那它就必须是真的。但是,他们的主张是正面主张,所以需要用正面证据来增强。举证责任是在支持者身上的,而且特别强的主张需要特别强的证据

依赖外来或毫不相干的领域获取结果[edit]

虽然真正科学中,各种领域是相连的,但是伪科学为了为自己的不足狡辩,常常将责任推向更靠谱的领域。比如说,人体冷冻学的提倡者声称,他们奇怪的使人体复活的方法只需要纳米技术再发展一点就能实现。也有人说,低温核聚变快要成为事实了,只待工程师设计一个可行的安全壳。

自我包装[edit]

误用科学术语[edit]

这个装置叫 "量子泽尔赖德知觉界面"。

披上科学的外观的最容易方法之一就是使用科学的语言,或者听上去科学的语言,解释伪科学。这种手法最容易用于难被大众了解的概念,比如量子力学。比如说,新纪元运动的支持者经常模模糊糊地用“能量”、”波函数“等科学概念解释自己的歪理邪说。

扭曲词汇[edit]

伪科学的另外一个常见的特点就是曲扭词汇,也就是从正确的词汇中推断出不正确的理解。比如说,有些人误认为,古时候“平均预期寿命”比较低,所以当时八九十岁的老人肯定很罕见。实际上,平均值会被极端数值扭曲。当时,医疗技术不发达,婴儿死亡率很高,但是只要到了成年,死亡率就不是那么高。可是,2岁,3岁,和80岁的平均值只是29岁,不能够代表成年人的平均寿命。事实上,已经进入成年的人的寿命从始至今只上涨了几岁。[14]

外来动机[edit]

带有政治、宗教、及经商目的的伪科学的重大相同之处在此概述(英文文章)

要是提倡某个理论背后有个强有力的目的,那就需要警惕了。这可见于某人在改变政治或宗教信仰后,突然支持某个伪科学理论。要是或者支持某个理论的“科学家”都是被某个宗教或某个哲学理念所统一的,都是持有某个偏见或目的的,他们就有可能有动机发表伪科学。

宗教[edit]

这个所有都证明了,是不是?

这种动机的最重要案例就是神创论;其目的是通过推翻进化论在主流社会中树立基督教基要主义

政治[edit]

伪科学可以作为某政治主义的背后支撑而茁壮成长。

李森科主义在苏联执政期间被约瑟夫·斯大林作为一个比自然选择更具有红色色彩的科学理论而提倡。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孟德尔的基因理论就因此被贴上了”中产人士的伪科学“这个称号;它们的支持者则被送进古拉格监狱。[15]

同样,纳粹德国提倡了所谓的“德国物理”,因为当时的纳粹空想家觉得相对论与像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犹太科学家相连。

伪科学也经常用于迫害少数民族和所谓的”贱民“;比如,所谓的”科学种族主义“被用来支持以优生学为基础的各种项目。

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现代政治中,右翼人士受宗教影响,把科学政治化,为各种政治及宗教目的提倡伪科学,例如神创论否认全球变暖

同时,极左及极右翼人士也通过为科学理论谴责转基因食品疫苗;极左人士有时受环境保护主义影响,而极右翼人士通常受对政府部门的质疑促动。

经济[edit]

请见在这个话题上的主文章: 广告中的伪科学

商业利益会使某些大商家、大财团为了增加利润而扭曲科学。比如说,美国的烟草行业为了避免烟草法律增强,增加烟草销量,曾经多年否认烟草与肺癌之间的联系。现在,他们继续跟否认二手烟的危害的智囊有联系。

经常被伪科学困扰的科学领域[edit]

医药[edit]

危害最大的伪科学之一就是冒牌医生的“治疗方案“和”神药“。它不仅为骗子敛钱,还可能对生命和健康构成威胁。表面上,为了治疗小小的头疼脑热的冒牌药可能看上去无害;心理暗示以及其他因素可能使得人们相信它们真正有效。“替代医学”以主流医学的某些缺点为幌子,使得人们把它们先用于小病,再用于大病。这使得人们在换癌症艾滋病时,只用“替代医学”,不用正统医药。

医学界主要有两种伪科学。

“超自然”[edit]

第一种就是超自然超能的“治疗”。这种信仰治疗通常被本尼·欣电视福音布道者提倡。有些宗教及邪教团体,如基督教科学,将通过超自然方法痊愈各种疾病作为主题,使得人们死于可预防、可治疗的疾病。这种治疗不一定是带有宗教性质的,例如,吸引力法则等戴着“量子力学”帽子的伪科学,或者超自然手术灵气疗法等伪科学,经常不落入宗教的范围,但是还是有“超自然”的来源。某些“传统医药”,例如针灸脉轮等概念,也在这种伪科学内。

超级自然!™[edit]

第二种伪科学避免做出超自然的主张,但是依赖于证据虚弱或已被推翻的所谓”科学“,大肆宣扬某种治疗方案的”自然“特性。通常,这种伪科学会推销各种维生素补品等,将其吹成”神药“。 这种伪科学也可能使用过时的概念,例如顺势疗法;其魅力就是,越古老的疗法觉得越“自然”,越“好”,但是其实不一定有效、安全、受科学数据支持。同时,伪科学会宣称真正医药“不自然”、“不好”、“都是化学的”,从而产生反疫苗运动等反科学运动。

生物学[edit]

智能设计提倡者米其儿·贝赫不可化约的复杂性理论创始者 — 一个所谓“科学”的主张,从未被精准地限定,二十年以来重复被驳斥。

生物学遭受最具人所知、最常见的伪科学之一 — 神创论的困扰。不管它是以旧地球神创论新地球神创论、还是智能设计的形式显现,神创论一直不断地发表伪科学。它源于进化论被看作对宗教的一种隐患。(注:自由派新教,以及罗马天主教,都是在一定程度上支持真正科学和进化论。)

虽然神创论是生物学中主要的伪科学之一,它并不是其中唯一的伪科学。 历史上,李森科主义和优生学危害巨大。某些所谓的“种族之间的体能、智力上的差距”,例如《钟形曲线:美国社会中的智力与阶层结构》之中的主张,与伪科学有共同点。许多涉及医学的伪科学与生物学也有接触,例如艾滋病重估运动和否认微生物致病。

物理[edit]

物理中有多种古怪的伪科学。因为物理概念对大众来说经常是难以理解的,所以通过误用科学词汇、概念可以把任何胡说八道的理论包装成”科学“。通过使用“量子”等字眼儿,迪帕克·乔普拉量子疗法诶斯特·希克斯吸引力法则就在众人眼光里变成了“科学事实”。

2017年的六月,罗伯特·默尔宁斯特尔发表了关于一种他发明的游戏的文章。他宣称:“它统一了道教和太极转的形上学原则,以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量子力学,创造出了在曲形时空中移动的新型方式。“他的游戏,”雷球“,就是两个人互相扔球。

虽然大统一理论万有理论是真正物理中探讨的概念(调查这种理论就是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宗旨),伪科学的提倡者常常通过误用这种深奥的概念来推销各种玩意。没有正统物理与数学背景的伪科学家经常发表各种荒唐的”万有理论“。

以物理为基础的伪科学的另外一个常见的素材就是免费能源。伪科学家声称,通过磁力、奥刚石、或某种虚假的方法或物质,他们可以无限量地在自己家中产生无限量的能量。像免费能源一样,在媒体上曾火热一时的冷核聚变也被揭露为骗局。但是,伪科学家仍然在网络论坛上声称,他们正在用冷核聚变供电。这种主张与工程合并在一起,就产生了所谓的永动机—违背能量守恒的机器。

最终,物理界也有用科学字眼包装的否认主义,例如月球登陆阴谋论反对相对论的阴谋论等。

数学[edit]

伪数学有可能是最不为人所知的伪科学领域之一,但是这不意味着它没的谈。 数学中最常被伪科学家利用的区域之一就是“证明“和”定理“。伪数学家喜欢”证明“没有被真正数学家证明的定理,或者驳斥已经证明的定理,或者用小学学的代数“证明”已被证明的高等定理。例如,数学家安德鲁·威尔斯对费马大定理的证明已经成为了伪数学家的攻击对象之一;伪科学家也喜欢化圆为方

除了假证明以外,有些伪数学家也喜欢试图摧毁数学中的核心概念。攻击对象包括虚数和无理数等概念。这种伪数学通常用于找到圆周率或其他无理数的准确数值。

社会科学与人文[edit]

墨迹测验

各种社会科学领域中充满了伪科学。这种伪科学是特别危险的,因为有些“专家”真正地接受某些谬论;可以说,某些种类的社会科学本身就不是科学,因为它不使用科学方法,也就是说,“社会科学”实际上不是科学,是人文。

在心理学中,精神分析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 波普尔选择了这个伪科学,与真正科学 — 相对论相对比。许多在心理学中的检测、诊断方法,例如抑制记忆多重人格、和墨迹测验等的证据基础都涉及伪科学。[16][17][18]

管理学也是一个充满伪科学方法和主张的领域。[19]

历史[edit]

由于历史的分析方法不依赖实验,此领域并不落于通常讲的“科学”的范围内。除在某个历史领域中能够完全否定或证实其主张,例如考古学,我们一般不会称呼假的历史为伪科学。

但是,历史学也可以以不诚实的方法进行;这种“历史”可以称为伪历史。伪历史是受各种阴谋论的仆人;它被用来替代历史时间顺序或者证明各种阴谋的存在,例如肯尼迪暗杀阴谋论或[9/11阴谋论]]。伪历史也被用于支持民族主义,把某个国家或民族的光辉夸大。这种所谓的“优越性“经常用来支持领土收复主义甚至种族灭绝

真历史和伪历史之间的差别就是史学方法。真正历史不会找不可证伪的借口来弥补某理论的缺点(例如“都是外星人做的!”)真正历史能够提供与现有历史数据吻合的假设。

语言学[edit]

伪语言学的常见形式包括在无证据的情况下宣称两个语系是有历史联系的,或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主张说某个语言有不可信的悠久历史。伪语言学经常与民族主义相关联,因为民族主义者喜欢说,他们自己民族的语言历史比别人的历史深。伪语言学也包括夸大语言在思想上的影响。未被破解的文字系统也吸引伪语言学家,自称“翻译”了某古文字系统。

经济学[edit]

在美国,从里根总统执政期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宣称,向大公司扔钱(使得它们不再那么需要赚钱)会使得他们聘请更多的人,扩大经营。当然,这个理论最显著的支持者就是大财团。这个经济政策的失败则不为大众所致。

“可靠的科学”[edit]

请见在这个话题上的主文章: Sound science

伪科学有时被叫为“垃圾科学”。但是,“垃圾科学”这个词已经被反环保主义占领。财团喉舌斯蒂夫·米洛伊使用这个词,用来否认全球变暖、使用滴滴涕的隐患、以及其他环境问题。另外一个“砖家”,迈克尔·菲尤梅恩多,也提倡了这个字眼。当某个大喇叭讲关于环境或健康领域里的事时,“垃圾科学”一般意义是“对我经济利益有害的科学”,而“可靠的科学”一般意义是“我想要让大众相信的科学。”

结论[edit]

Duckhead.gif Quackwatch says: [20]
伪科学经常被受过教育的、有理智的人视为荒唐到不可能有危害的事。他们将它视为一个嘲笑的对象而不是恐惧的来源。不幸的是,这不是一个有智慧的态度。伪科学可以是非常危险的。
  • 通过渗透政治体系,它以种族净化的名义为残暴行为辩解。
  • 通过侵入教育系统,它能把科学与理智驱逐出去;
  • 在医学中,它把成千上万的人带入可避免的死亡与痛苦
  • 渗透于宗教中后,它造成极端主义、不宽容、以及圣战
  • 侵入媒体,它使得投票人很难得到有关重要公共问题的科学事实。

参见[edit]

想要用其他语言阅读吗?[edit]

Lang-en.gif
If you're looking for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it can be found at Pseudoscience.

Lang-gr.gif
Για αυτό το λήμμα υπάχει και διαθέσιμο άρθρο στα Ελληνικά, με τίτλο Ψευδοεπιστήμη.

Lang-ru.gif
Русскоязычным вариантом данной статьи является статья Псевдонаука

更深阅读[edit]

  • Gardner, Martin (1957). Fads & Fallacies in the Name of Science. Dover. 

外部链接[edit]

参考文献[edit]

  1. Dawkins, C. Richard (1998). Unweaving the Rainbow: Science, Delusion and the Appetite for Wonder. London: Allen Lane. p. 128. 
  2. How to tell if you believe in bullshit Maddox on YouTube
  3. 3.0 3.1 3.2 Barry Singer and Victor A. Benassi. "Occult Beliefs: Media Distortions, Social Uncertainty, and Deficiencies of Human Reasoning Seem to be at the Basis of Occult Beliefs." American Scientist , Vol. 69, No. 1 (January–February 1981), pp. 49–55.
  4. 4.0 4.1 4.2 Raymond A. Eve and Dana Dunn. "Psychic Powers, Astrology & Creationism in the Classroom? Evidence of Pseudoscientific Beliefs among High School Biology & Life Science Teachers". The American Biology Teacher , Vol. 52, No. 1 (Jan., 1990), pp. 10–21.
  5. What does Scientific Literacy look like in the 21st Century? by Caleb Lack (10 October 2013) Great Plains Skeptic.
  6. Devilly, GJ (2005). "Power therapies and possible threats to the science of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iatry 39 (6): 439. 
  7. 7.0 7.1 7.2 Lindeman M (December 1998). "Motivation, Cognition and Pseudoscience".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39 (4): 257–65. PMID 9883101. 
  8. 8.0 8.1 8.2 Shermer, Michael; Gould, Steven J. (2002). 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 Pseudoscience, Superstition, and Other Confusions of Our Time. New York: Holt Paperbacks. ISBN 0-8050-7089-3. 
  9. Understanding The Believing Brain: Why Science Is the Only Way Out of Belief-Dependent Realism by Michael Shermer (April 2011) Scientific American.
  10. This was a genuine horoscope, published in the Khaleej Times.
  11. The Meaning of It All: Thoughts of a Citizen-Scientist by Richard P. Feynman (2009). Basic Books. ISBN 9780786739141.
  12. Carl Sagan (1987) Keynote address at CSICOP conference, as quoted in Do Science and the Bible Conflict? (2003) by Judson Poling, p. 30. ISBN 0310245079.
  13. Clinical Trials (2003-2007)
  14. Kanazawa, Satoshi. "Common misconceptions about science II: Life expectancy." Psychology Today, 20 November 2008 (recovered 4 March 2015).
  15. Imre Lakatos,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transcript), Dept of Philosophy, Logic and Scientific Method, 1973.
  16. Jones v Apfel (1997) stated (quoting from Attorney's Textbook of Medicine) that Rorschach "results do not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standardization, reliability, or validity of clinical diagnostic tests, and interpretation thus is often controversial".
  17. In State ex rel H.H. (1999) under cross examination Dr. Bogacki stated under oath "many psychologists do not believe much in the validity or effectiveness of the Rorschach test".
  18. US v Battle (2001) ruled that the Rorschach "does not have an objective scoring system".
  19. Beyond Management: Taking Charge at Work by Mark Addleson (2011). Springer. ISBN 9780230343412. "At work, ordinary human acts of organizing are surrounded by dense, almost impenetrable layers of procedures and jargon held together by pseudo-science. What we call 'management' is a morass of rules, regulations, and rigid structures that spring from a command and control mentality, coupled with an obsession for measuring and an insatiable appetite for data. This is because, as a so-called 'science', management is meant to be empirical and objective […] underneath the pseudo-science and impressive language of 'scorecards,' 'value propositions,' 'human capital,' and 'data mining,' management is a cause of widespread dissatisfaction at work as well as a source of organizational breakdowns."
  20. Rory Coker, Distinguishing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Quackwatch, 30 May 2001.
Articles on RationalWiki related to pseudo-studies
Pseudoarchaeology - Pseudoastronomy - Pseudohistory - Pseudolaw - Pseudolinguistics - Pseudomathematics - Pseudoscience - Pseudopsychology - Pseudoscience list - Pseudoscience in advertising - Pseudoskepticism - Pseudovitamin